Category Archives: 痕迹

南墙北院

人们总是憧憬得不到的,而同时忘却已拥有的。在失意后想要抓住什么,却发现连自己的过去都抛弃了自己。装载了自己童年的那个南墙北院,已经找不到入口,把自己隔在了外面。我们有多少人在“找自己”?又有多少人能在幸福生活盛开的地方也不忘“找下自己”? 有人从来不写日记,有人写了从来不看。被石头绊倒在地,爬起来才开始回忆,不禁莞尔。 这两年经历了不少,但想起早些年,总感觉现在的日子比不上以前那么丰富多彩。不敢推测是否自己迟钝了,但不可否认自己进步慢了。 小学的时候我会猛然发现自己和同学之间的障碍逐渐厚积起来,比如在越来越多的场合我会说些自以为是能引起共鸣的幽默,然而接下来的是连年长的一辈都难圆的冷场。等到我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文化环境里后,才有机会和同学们从零开始。 中学的时候逢新年更替,我总会默默的给自己在这一年结算一下,满意的情况,大概是能清楚的辨别出自己年初和当时,思想上态度上的明显变化,还有获得了多少有用的知识,取得了些什么样的社会经验。而直到高中,我都没有意识到这种结算带给我的强大动力。高中3年,我才渐渐知道什么是我应该追求的,因为在高中,一些以往从来不被提及的东西,渐渐赢得了广泛的承认变的值得珍惜。还因为直到高中,我才有兴趣(能力)走进母亲的书房,去掸揩那些厚重上面的灰尘。 我一直围绕着一个孰轻孰重的问题,长久没有定论:到底是经验左右一个人的人生呢,还是头脑。 在此之前我一直都认为经验是区别人的标志,这种想法是从网络游戏中提取的。网络游戏建立的是个抽象的简单的社会模型,如果你在99年之前就对大规模多人游戏有所了解的话你会发现,早起的网络游戏多半是数学型的,实验型的(其相反的是经济型的)。在这种模型里要与众不同,只需要在一个方向上把经验积累到底就行了(参考现实社会,是专才受欢迎还是科普型全才受欢迎。当然这个问题上最近又有了不同的社会共识,认为全才也是很重要的,这不能说明前者观点有问题只能说明现实社会是个太复杂的模型)后期网络游戏开发商注意到了网络游戏的盈利基本手段(即按使用时间收取费用),网络游戏的游戏系统一变再变,然而数学模型一成不变:谁玩的时间长谁最牛。换个角度理解,还是经验积累造就社会定位。 后来我逐渐感受到了一种成长的瓶颈,我对现象不再有那么浓厚的兴趣了,看到的听到的不断出现着重复,好奇心也逐渐泯灭了。这两年我经常有这种感觉: The more I see, the less I know, the more I would like to let it go 我非常害怕堕落成犬儒主义者。于是乎我发现拥有一颗清醒的逻辑的坚定的头脑,比唯经验论更正确。如果外加一颗敏感的心,大概就能修成正果了吧。套用刘震云的一句话:“我的外婆没有文化,但是她很有智慧”。 之所以要如此刨根三尺的自省,是因为确实认识到,自己的头脑不够清醒。同时也积极辟谣,对喜欢将我归类的人说不。 最后,引用电影台词一句:回忆不是人变老的标志,反复回忆才是。 “如果他们不曾变老” http://lonely-doll.spaces.msn.com/photos 向愤青致敬 引用徐子东老师对愤青的解构:愤青是愤怒+青年。我能理解的愤青的定义是:青年是指有年轻的心的人,他们思想进步,接触世界新潮事物和观念;愤怒是指有一腔热血的人,不中庸,不软弱,敢作敢为,光明磊落。 向愤青致敬,也是同时以最高限度的忍让与礼貌告知所有伪愤青们,使之自发的认识到自己不配愤青这个名号。 首先,不是所有人都配当青年的,进步的思想之源泉:书籍,不是谁都读过(很多)的,读过一两篇热门文章就以为自己抓住了时代的脉搏,未免太肤浅了。何况在中国现在这种没有好书读的恶劣环境下,进步的思想更是难能可贵。任何漂亮的论点,不在于它的声调,而在于它的科学与精妙。任何理论,不在于它的普及程度,而在于它的逻辑加上理性客观与真实全面。 其次,不是所有人都懂得愤怒的,类似性冲动的东西只能令你热血沸腾,但是不能让你勇敢。当然人云亦云会令一个人没有一个值得起推敲的理论支柱,从而缩头缩尾,但更多的来自于中庸观念的束缚,会令一个人丧失最起码的斗志和正当的愤怒。 用先知李老二的例子来说,大部分人都不配当愤青。 “真正的愤青,看到发生在身边的不公平的事情都会热血上涌,舍我其谁。但你们没有。” 据我的观察,剩下的那小部分人里还是有很多伪愤青。不需举例,自己审视下上面两个条件和加粗的字眼。 忘了按发表了,这篇东西放在blog草稿夹里2个月了。。。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痕迹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