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乱弹

Nothing other than some little news over the whole big free internet

Principally, i don’t trust the foreign media (here refers the westernmedia). But the reported stories usually didn’t sound more ridiculousthan the reporter itself. and that is the very thing that makes aspreading between Trust-Worthy-News and Trust-Non-Worthy-Bullshit sodifficult. lets look a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乱弹 | Leave a comment

慕尼黑壮观的夏日祭

世纪焰火 每年一度的“仲夏夜之梦”今天在慕尼黑开幕了,今年主题是非洲之夜。往年聚集在奥林匹亚中心和山上的游客可达5万人。今年早早的就能在大街小巷地铁马路上看到夏日祭的广告,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 晚上气温转温和的时候我打开窗,发现对面奥林匹亚山上人头篡动,心想大事太妙,就把灯一关大窗一开椅子一般屁股一坐拿一冰棍在手。唉,第一次于如此的深度感受到夏日的温情,配合绚烂的焰火,我也开始找不着自己、把自己往各种各样的浪漫情节里套了。 德国的窗户很先进,舒适,巨大。这么大块玻璃打开后就象去掉了一面墙,凭海临风其实也不过如此。吹着吹着就迷糊了,就是时候再去拿一根冰棍儿了。焰火还没有结束。 我有心无心的和邻居搭着话,从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型这么漂亮的焰火开始,一只说到可能很贵等如何如何,不幸应该是点亮了他的一盏灯,随后的一轮焰火,他居然开始感慨说:啊,这么烧钱纳,天底下还有很多穷人那云云。我没有继续搭话,今年为非洲盛开的火树银花,确实很漂亮。 我邻居是个基督徒,天主教世袭的教徒,人品好。 他和他们宗教在上半年有了更进一步的心灵气和的深交(他自己说的),是源自上半年一次问答,他当时对于在路上碰到乞丐该不该给钱给援助的问题把持不定,在一个很莫名的契机下问到了我。 对于像我这样一个无神论者(在这里我要针对很多教徒的上纲上线的恶劣评价进行辟谣,严格的说我既不是无神论也不完全是怀疑论者(更象怀疑论),然而人类没有创造一个合适我这种类型的名词,所以只能用无神论、这个普遍在西方世界带有贬义色彩的称号)来说,给与不给,都有充分的理由,但是像我这样的无神论者(非常抱歉我没有别的形容词了)通常又把持着一些严格到近乎迂腐的道德观,是种无论何时何地都必须“如此”的道德,如此这般地影响了我的阵营角色(明言既是,语言表现出我的现实主义,行为透露出理想主义),于是我告诉他,要是我的话这种问题我不会有犹豫。随后他认为他应该更相信自己所相信的东西,这让我非常高兴。宗教无边界。(我相信这会招来很多攻击,没办法,这种在没有严格定义下的任何推论,都是可推敲的,谁爱敲谁敲吧,所以我说有个好头脑比有好劲头要重要的多) 宗教讨论毕竟是个有趣的值得推敲的话题,世界本不大同,从中每每还能英雄相惜,不亦乐乎。相比之下,一些其他的讨论,就显得很没品了。 不知道为什么,中国学生都喜欢辩论,还都以能辩为能者之能,然而大家或许都忘了,“我们”的辩论为什么深入骨髓的受人欢迎,是因为自古国学的最高境界就是秀才举人的文墨锋争,其基础是 文学!,不是逻辑,一帮小白们整天摩拳擦掌准备抓个人来跟人辩论,说你多么多么没理云云。凡事说要有自知之明,你在中国也就算了,反正大部分头脑混乱的人一聚在一起,谁也理不清谁了,在国外就收敛着点,人家的逻辑是从小生下来的,人家的见识是从小民主过来的,自己要是没见过什么世面不知道这个地球上什么是正常的什么是社会主义的,就不要丢人现眼了。 唉,又激动了 或许是强加了主题,使(至少在我屋里的)狂欢多少有些欠真实,为了提醒广大民众(和我自己),有颗好头脑比有股“好”劲头有用的多,我决定不再随便搭热心人士的腔,免得落下不欢还落下卖国的恶名。 仲夏夜之梦,还是在家多读读莎士比亚,文字还是能拯救世界的(这个理论的前提依据是,世界是由人类拯救的,而文字能拯救单个的人,单个的人来自于全世界人这个集合,任取一人并且任意替代,可得证适用于全人类. quod erat demonstrandum)

Posted in 乱弹 | Leave a comment

就是那一类人

那一类 := {x| x <{Geekers}, {愤世嫉俗的人}, {坚强的人}} 缺的就是那么一点谦逊,文采和幽默,因此真tm羡慕那些天才。— http://ni.ersi.googlepages.com/catalogize  

Posted in 乱弹 | 4 Comments

为什么一个坐台小姐可以开着宝来甚至宝马上下班?

实在忍不住了,转! 为什么一个坐台小姐可以开着宝来甚至宝马上下班? ——————————————————————————–中国球迷可能是世界上最苦闷的一群球迷,他们之所以苦闷,很大程度上在于他们始终搞不懂中国足球许多事情发展到今天到底是为什么;经过一番回忆总结, 我归纳出了中国球迷最经常问的10个为什么,并结合自身的感觉试着说出自己的答案(欢迎更正补充)—— 1,为什么中国有13亿人就找不出11个会踢球的? 答案:如果一个国家的自然人口数量可以成为一个国家涌现球星数量的参照,那么,世界足坛上,冠军应该是中国,而亚军应该是印度!此外,第四名应该是印度尼西亚,第六名应该是巴基斯坦,第八名则应该是孟加拉。 2,为什么中国球员小的时候踢得还可以长大了就不行了? 答案:如果你一定要将一名22岁的青年当作17岁的少年来看,那么,情况确实如此。 3,为什么中国足协就不能听听我们球迷的意见? 答案:如果您上过学,你觉得你们班的班长平时是听同学的意见多,还是听老师或者校长的意见多呢? 4,为什么司法就不能介入中国足球? 答案:我不知道一个更需要安慰的人,又能够给一个很需要安慰的人,提供怎样的一份安慰。 5,为什么不同的报纸对同一件事的报道经常是不一样? 答案:独家新闻是当今媒体最高的追求目标,这样各自与众不同的报道,让每一家报纸看起来都像是抢到了一则“独家”。 6,为什么中央电视台不转播欧洲冠军联赛? 答案:因为钱谈不拢,中央电视台连中国职业联赛都可以不转播,世界上还有什么足球比赛是其一定非转播不可的吗? 7,为什么“某某某”进不了国家队? 答案:如果将所有的“某某某”相对统一并缩减到22人之内,这样的为什么倒是可以解决;而实际的情况是,所有的“某某某”加起来可能有220人! 8,为什么中国球员球踢得那么臭还能挣那么多的钱? 答案:请参考“为什么一个坐台小姐可以开着宝来甚至宝马上下班?” 9,为什么我们的球场不能像人家国外的那么漂亮? 答案:你或许应该这样想:如果一个丑女穿着和一个美女一样漂亮衣服,那么,一切所能够折射出来的又是什么呢? 10,为什么我好几次发誓不再看中国队的比赛最后又看上了? 答案:这其实没有什么,比如你是不是也曾发誓再也不抽烟、再也不打麻将、再也不谈恋爱甚至再也不结婚了,而结果却还是抽了、打了、谈了、结了呢?

Posted in 乱弹 | 4 Comments

对网络的无比依赖

周末,家中端坐,没网。起身做伸展运动……历时12分钟。。撕下两片纸,铺在地板上。。。俯卧撑。。30个,2组。。。站起来心情愉快的哼曲一首,并且眺望远方。蹲下拾起刚才的纸片,找垃圾桶。。。端坐站起来去拿扫把,开始扫地(上次扫是去年的某一天)。扫了一圈,去拿拖把,开始拖地(当时应该录下来)。喷清新剂愉快的坐下,几秒后顿悟,回头叠被子(认识我的人不用忍了,可以抓狂了)在书架前来回走动,拿下一本Sozialbiologie再拿下一本杜登大字典开始认真地读啊 2小时后起身准备晚饭:炖肉(感动的泣不成声)愕然发现电脑已经超过20小时没有通电了!(惊愕度可比拟愕然发现少了一根手指)通电,翻文件夹,打开电视连续剧……开始恶补爱情信息素(俗称荷尔蒙) 晚间,吃饱喝足仍然端坐,自言自语冒出来一句惨绝人寰的哀叹:要是有春晚就好了……

Posted in 乱弹 | 9 Comments

about a dream

此文乃梦境并写于去年,写好后又删掉再写再保存,迟迟不能露面,既然已经扭捏了一个多月了,就干脆不发表了吧。不过每次进space就看到这个草稿就一身痒痒,为了保护皮肤少贴膏药,只好留头保尾把文章删掉再放出来了。文中出现的人名事件其真实性无从考证,切勿盲目对号入座。不过出于传播有趣这个伟大无私的先进理想,本人斗胆乱弹:   昨天晚上作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怪梦,梦中所有加之于别人身上的悲剧,都是浪漫派的,而加之于自身的悲剧都是写实派的,其中最后一幕被人用手术刀废掉下身的情节(此时被吓出一身汗,睁开眼睛已经天亮了),原因是去救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好像是本来要来救我的。-_-shit,仔细想想这个情节怎么会出来的,意外地回忆起了一个完整的梦。 . . . . . . . . . . . . 等我下了这个决心,后面的画面就淡白了,或许是战斗太过惨烈,或许是天已经亮了,总而言之,战斗中我的这些花儿们特别可爱,她们也曾受伤,却不曾见血,而我的最后一幕,你们都知道,被一个高瘦貌似迟钝的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用手术刀废了下身,那个惨啊。。。

Posted in 乱弹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