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尼黑壮观的夏日祭

世纪焰火

每年一度的仲夏夜之梦今天在慕尼黑开幕了,今年主题是非洲之夜。往年聚集在奥林匹亚中心和山上的游客可达5万人。今年早早的就能在大街小巷地铁马路上看到夏日祭的广告,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

晚上气温转温和的时候我打开窗,发现对面奥林匹亚山上人头篡动,心想大事太妙,就把灯一关大窗一开椅子一般屁股一坐拿一冰棍在手。唉,第一次于如此的深度感受到夏日的温情,配合绚烂的焰火,我也开始找不着自己、把自己往各种各样的浪漫情节里套了。

德国的窗户很先进,舒适,巨大。这么大块玻璃打开后就象去掉了一面墙,凭海临风其实也不过如此。吹着吹着就迷糊了,就是时候再去拿一根冰棍儿了。焰火还没有结束。

我有心无心的和邻居搭着话,从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型这么漂亮的焰火开始,一只说到可能很贵等如何如何,不幸应该是点亮了他的一盏灯,随后的一轮焰火,他居然开始感慨说:啊,这么烧钱纳,天底下还有很多穷人那云云。我没有继续搭话,今年为非洲盛开的火树银花,确实很漂亮。

我邻居是个基督徒,天主教世袭的教徒,人品好。

他和他们宗教在上半年有了更进一步的心灵气和的深交(他自己说的),是源自上半年一次问答,他当时对于在路上碰到乞丐该不该给钱给援助的问题把持不定,在一个很莫名的契机下问到了我。

对于像我这样一个无神论者(在这里我要针对很多教徒的上纲上线的恶劣评价进行辟谣,严格的说我既不是无神论也不完全是怀疑论者(更象怀疑论),然而人类没有创造一个合适我这种类型的名词,所以只能用无神论、这个普遍在西方世界带有贬义色彩的称号)来说,给与不给,都有充分的理由,但是像我这样的无神论者(非常抱歉我没有别的形容词了)通常又把持着一些严格到近乎迂腐的道德观,是种无论何时何地都必须如此的道德,如此这般地影响了我的阵营角色(明言既是,语言表现出我的现实主义,行为透露出理想主义),于是我告诉他,要是我的话这种问题我不会有犹豫。随后他认为他应该更相信自己所相信的东西,这让我非常高兴。宗教无边界。(我相信这会招来很多攻击,没办法,这种在没有严格定义下的任何推论,都是可推敲的,谁爱敲谁敲吧,所以我说有个好头脑比有好劲头要重要的多)

宗教讨论毕竟是个有趣的值得推敲的话题,世界本不大同,从中每每还能英雄相惜,不亦乐乎。相比之下,一些其他的讨论,就显得很没品了。

不知道为什么,中国学生都喜欢辩论,还都以能辩为能者之能,然而大家或许都忘了,我们的辩论为什么深入骨髓的受人欢迎,是因为自古国学的最高境界就是秀才举人的文墨锋争,其基础是 文学,不是逻辑,一帮小白们整天摩拳擦掌准备抓个人来跟人辩论,说你多么多么没理云云。凡事说要有自知之明,你在中国也就算了,反正大部分头脑混乱的人一聚在一起,谁也理不清谁了,在国外就收敛着点,人家的逻辑是从小生下来的,人家的见识是从小民主过来的,自己要是没见过什么世面不知道这个地球上什么是正常的什么是社会主义的,就不要丢人现眼了。

唉,又激动了

或许是强加了主题,使(至少在我屋里的)狂欢多少有些欠真实,为了提醒广大民众(和我自己),有颗好头脑比有股劲头有用的多,我决定不再随便搭热心人士的腔,免得落下不欢还落下卖国的恶名。

仲夏夜之梦,还是在家多读读莎士比亚,文字还是能拯救世界的(这个理论的前提依据是,世界是由人类拯救的,而文字能拯救单个的人,单个的人来自于全世界人这个集合,任取一人并且任意替代,可得证适用于全人类. quod erat demonstrandum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乱弹.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