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06

about a dream

此文乃梦境并写于去年,写好后又删掉再写再保存,迟迟不能露面,既然已经扭捏了一个多月了,就干脆不发表了吧。不过每次进space就看到这个草稿就一身痒痒,为了保护皮肤少贴膏药,只好留头保尾把文章删掉再放出来了。文中出现的人名事件其真实性无从考证,切勿盲目对号入座。不过出于传播有趣这个伟大无私的先进理想,本人斗胆乱弹:   昨天晚上作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怪梦,梦中所有加之于别人身上的悲剧,都是浪漫派的,而加之于自身的悲剧都是写实派的,其中最后一幕被人用手术刀废掉下身的情节(此时被吓出一身汗,睁开眼睛已经天亮了),原因是去救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好像是本来要来救我的。-_-shit,仔细想想这个情节怎么会出来的,意外地回忆起了一个完整的梦。 . . . . . . . . . . . . 等我下了这个决心,后面的画面就淡白了,或许是战斗太过惨烈,或许是天已经亮了,总而言之,战斗中我的这些花儿们特别可爱,她们也曾受伤,却不曾见血,而我的最后一幕,你们都知道,被一个高瘦貌似迟钝的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用手术刀废了下身,那个惨啊。。。

Posted in 乱弹 | 2 Comments